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画都山东潍坊的博客

打造中国文化产业第一品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打造中国文化产业第一品牌

网易考拉推荐

以作书之法作画 ----观陈忠洲先生网络画展  

2013-06-22 09:50:4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以作书之法作画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----观陈忠洲先生网络画展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真以书法为画法 吴晋先先生画序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——叶康宁
      陈忠洲先生是一个勤奋的艺术家,上次在网上搞了一个花鸟扇面画展,篇幅太少,不可窥其全貌,吾以书画家评之,汗颜。这次推出的精品展,让我彻底改之,一个书法家能够拓展艺术的领域,以书法为画法,成为闪耀在中国画坛的一个画家,实则不易。
    陈忠洲先生用他的实践演义了什么是“书画同源”,元赵孟頫题《枯木竹树图》云:石如飞白木如籀,写竹还须八法通。若也有人会此道,孰知书画本来同。 这首诗一直为后人作为“书画同源”理论的代表性名作。到后来,吴昌硕以书法的基础有意识地入画,把书画同源演义得更是精彩,吴昌硕常说:“我生平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。”
    陈忠洲先生是个科班的书家,其隶书作品精美,后潜心简书,以行草正劲圆动的笔触,写庄重厚淳之体,行成了独具个性的草隶,被书界所公认。近年又专注行草,其小字行草精致典雅。2002年在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进修,以其深厚的书法功底开始涉足国画,一发不可收拾。
      点画:以作书之法作画
    艺术是相通的,从历史渊源、工具、手法、艺术实践证明,书画同源。这个源是什么?其实就是点画,这是书画的基础,就像大学的基础科目一样。学书要从点画开始,学画亦然。书法可是是画法,画法不一定是书法,因为画的形象较书更丰富更复杂,需要运用描、勾、皴、擦、画、点擢、簇、摔、揉、拖……等等这些书法里没有的技法,以增加韵味和机理美。
    黄宾虹先生曾说:“吾尝以山水作字,而以字作画。”对此,他有一段精辟的解释:凡画山,其转折处,欲其圆而气厚也,故吾以怀素草书折钗股之法行之。凡画山,其向背处,欲其阴阳之明也,故吾以蔡中朗八分飞白之法行之。凡画山,有屋有桥,欲其体正而意贞也,故吾以颜鲁公正楷如锥画沙之法行之。凡画山,其远树如点苔,欲其浑而沉也,故以颜鲁公正书如印印泥之法行之。凡画山,山上必有云,欲其流行自在而无滞相也,故吾以钟鼎大篆之法行之。凡画山,山中必有隐者,或相语,或独哦,欲其声之不可闻而闻也,故吾以六书全意之法行之。凡画山,山中必有屋,屋中必有人,屋中人欲其不可见而见也,故吾以六书象形之法行之。凡画山,不必真似山,凡画水,不必真似水,欲其察而可识,视而可见也,故吾以六书指事之法行之。

陈忠洲先生学画先学书,而后以深厚的书法功底学画,融会贯通,以书法之法表现山水画的浑厚、苍老、挺拔、力度等,辗转运笔之间以如书法之起、收、顿、提,其情其感,满纸烟雨蒙,连空气都像是能挤出水来。
    善学者,其文的每一个词的每一个字,都会很用心,反复推敲之间把自己的思想、灵魂都融入其中,动其情、通其韵、达其神。善书者,其书对一个字的每一个点画,都会很是讲究,起、收、顿、提、按,举手投足之间把自己的情感、思想融入其中,动其情、通其韵、达其神。善画者,其画对每一地的每一个景(物),都会精心构思,绘、描、皴、擦、点,与无意中把自己的情感、灵魂融入画中,动其情、通其韵、达其神。
    陈忠洲先生善学、善书、善画,并且能够把所学、所书融入其画中,再回归到自然,与大自然融为一体,尽情发挥,有情、有趣、有味。
      笔法:我以字法作画法
    其实,以书法作画法,说起来简单,真正用书法作画法也绝非易事。如果书法功底不深,作画就没根基,难以成画,这是其一。用书法作画,写意山水之间,不事雕琢,率性而为,下笔如书,不可半点犹豫,否则难成佳画,这是其二。陈忠洲先生以其厚实的书法功底,以统揽全局的视野,拥抱大自然,把所学、所思、所想融入山水田园之中,独具魅力。
      走线:以草书之线勾勒花鸟之枝。

相对山水而言,花鸟更取之于书法。陈忠洲先生花鸟写意重在意而不在工,下笔干脆利落,落墨成形。其树枝、叶蕙、锦鸟、艳蝶、蜻蜓仿佛就是他自家的东西,了然于胸,信手拈来。其画以草书之线勾勒花鸟之枝,仿佛就是在写草书,或转或顿或按或挥,辗转流畅,形似而神达,很有宋花鸟画的味道。
      飞白:以行、草飞白作山石之壮。

陈忠洲先生以行草书正劲圆动,他将行、草书的笔触化入山水,以草书飞白画迅捷流动山石,用书法的笔力去作画,再辅之以描、勾、皴、擦、画、点、簇、摔、揉、拖,求其神而非求其形,一座山就稳稳地立在哪里,云、水在其间流畅,壮丽雄伟,意气风发。
      八分:以隶书之八分法作花之叶。

元柯九思云“写竹用篆法,枝用草书法,写叶用八分,或用鲁公撇笔法”,陈忠洲先生擅长隶书,后潜心简书,以行草正劲圆动的笔触,写庄重厚淳之体,行成了独具个性的草隶,以隶书八分法作花之叶,随心所欲,洒脱自然。
      题跋:用书法丰富绘画的形式美
    书画同源,书是画,画亦是书。画家画好了画就要题跋,题年月上下款,要通过书法这个媒介来发挥,题跋又靠书法来丰富画面的形式美。正好,书画都是平面装饰性,比如写意与草书,两者的线条组合又十分协调统一。
    在我们现在所见存世的宋、元、明、清及近现代的书画上,大都有精彩的题跋,这些题款,从无题款到有款题到同时有他人的题跋,经历了一个漫长的发展过程。这个过程也是画传播增值的过程。
    书、画的“题跋”是作品的一部分。其内容与形式及位置要与作品密切配合。书、画,题跋、印章之间互相联系,互相增益,使之成为统一的整体。
    陈忠洲先生之山水,有一种很深的秋季男人的情怀,画画好了,他会情不自禁地题上“早秋游图、秋烟出谷、闻瀑图、秋日行旅、秋清图、崂山秋韵、崂山金秋图、秋烟晓色、踏秋归来、江山秋色、秋山烟雾图、溪山行旅图、秋山听泉”等等,唯一的一幅题款是“最是一年春好处”后面却情不自禁地题上壬辰之秋月于中国国画研究所。
    哪个男人不怀春?陈忠洲先生却对秋如此依恋,让我感觉到一种岁月的苍伤,一种沉甸甸地收获,其书其画不需要再去刻意地追求什么技法、技巧,随心所欲,了然于心。这种追求,这种心境,这种快乐,可感而不可及也。
    就像欧阳修所说:明窗净几,笔墨纸砚,皆极精良,亦自是人生一乐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